您当前位置在:
追求高质量发展的长沙“辩证法”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9/5/22 4:54:55

橘子洲,无人驾驶的智能环卫车在清扫;湘江新区的国家智能网联汽车检测区内,从公交车到越野车,多种无人驾驶汽车正在试运行;三一重工、中联环境、博世汽车等企业厂房、车间里,智能机器人在生产线上大显身手……这是记者最近在长沙采访时看到的一幕幕新鲜景象。

湖南长沙橘子洲的焰火与长沙城区的杜甫江阁交相辉映(5月1日摄)。新华社发(陈泽国摄)

2019年5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在2018年度“促进工业稳增长和转型升级、实施技术改造成效明显的地方”类别中,长沙上榜并获得激励支持。上一年,长沙获得同样的殊荣。

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和专项项目数量达到27个,总数位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一;全市规模以上企业2919家,其中市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达464家……一系列数据,蕴含着长沙推进高质量发展的“辩证法”,折射出这座城市正朝向“智造之城”大步迈进。

在“新”和“老”之间,把握智能化发展大势

长沙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改革开放以来,长沙从一个计划经济时代没有国家大项目布局、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的城市,逐步发展成为我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形成了工程机械、新材料、电子信息、食品、汽车等“千亿级”产业集群。

以“心忧天下、敢为人先”为城市精神的长沙,对智能制造嗅觉快、动手早。2015年,长沙发布《长沙智能制造三年(2015—2018年)行动计划》,随后又提出建设“国家智能制造中心”的构想,出台《关于支持工业企业智能化技术改造若干政策》等措施,为企业智能化提升改造提供全方位支持保障。

一辆无人驾驶公交车在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内行驶,驾驶座位的测试员关注路况和驾驶数据(4月28日摄)。新华社发(陈思汗摄)

长沙还成立智能制造工作推进小组,邀请17位专家学者组建智能制造专家顾问委员会,为智能制造提供决策服务。

走进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内的三一重工“18号厂房”,如同走进花园。这里是工信部的智能制造示范车间,也是亚洲知名的智能化制造车间。传统模式一条生产线一般仅产一项产品,而在这个车间,得益于智能生产,可装配出30多种工程机械设备。

在始创于1956年、如今成为全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的梦洁家纺,机器人不断抓握、滑送、投递,辅之以极少量人工协助,一床床雪白的被芯依次下线。自动化生产线投入使用以后,生产效率提升了3倍,成本降低了20%。

长沙着力推动传统制造企业智能化改造。市工信局局长康小平介绍,通过智能化改造,倒逼技术创新和流程再造,长沙大批传统制造企业近年来“老树发新芽”,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抢占产业链、价值链最高点。

4月29日拍摄的博世汽车部件(长沙)有限公司智能化改造车间。新华社发(陈思汗摄)

5月中旬,以“智能化新一代工程机械”为主题的中国国际工程机械展览会在长沙拉开帷幕。工程机械产业是长沙制造业的“明珠”,以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为代表的工程机械企业集群成长、集聚于此,使得长沙成为享誉国内外的“工程机械之都”,挖掘机、混凝土工程机械等产品市场占有率居世界前列。借助智能制造推动,不断提升产品质量,长沙的工程机械焕发出旺盛的活力。

在大刀阔斧引导传统产业智能化改造的同时,长沙近年来还瞄准智能制造的新兴领域,培养了从智能网联汽车、智能装备、智能终端,到自主可控及信息安全,即“三智一自”的新兴特色产业。移动互联网产业也高速增长,全市互联网企业达2.6万家。

“对长沙来讲,智能制造仍然在路上。每推进一步,都会遇到新情况新问题。”长沙市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下一步,要下大力气解决一些领域缺核心技术、缺高端人才、缺高端装备的问题。”

在“快”和“慢”之间,找准创新发展节奏

2018年5月,当记者来到刚刚挂牌的马栏山视频文化园时,实际入园企业寥寥无几。一年后,当记者重访时,这里已获批首家国家级广播电视产业园,马栏山众创园吸引40余家企业落户办公,马栏山创智园则荟萃了33公家公司入驻,人气兴旺,产业蓬勃。

一年前,记者在中南大学西门采访时看到,作为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的核心项目,“中南大学科技园总部”主体建筑还在建设。一年后,这里已经引进科技型企业102家。

4月29日在湖南长沙拍摄的在马栏山视频文化园。新华社发(陈思汗摄)

为投资兴业提供高效率政务服务,有力助推了长沙在高质量发展路上的奔跑。经过多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长沙市本级“最多跑一次”事项、“一次也不跑”事项分别达1401项、208项,企业开办时间缩短到4个工作日。

作为国内首批民营商业航天公司的长沙天仪研究院,成立不到三年,已合作成功发射12颗卫星,服务50多家商业用户,卫星业务收入增长迅速。卫星的研制周期、发射数量、任务类型,均处于国内商业卫星领域领先位置。

项目主管吴兴贵记得,当年落户选址时,不少城市因其“体量小”都“不感冒”,唯有长沙慧眼识珠、迅速帮助办理引进手续。当商业卫星发射许可证办理遇到困难时,湖南省、长沙市两级鼎力相助。

在让企业家、创业者领略政务服务的“快”节奏时,长沙对看准了的产业,并不急于求成,而是放眼长远,保持战略定力,舍得下“慢”功夫。聚焦实体经济,长沙并不满足于某一个企业的成功,而是着眼于整个产业培育,以增强产业竞争力。长沙市明确20名市级负责人兼任22条产业链的“链长”,在每个产业链最集中的园区设立产业链办公室,构建起扶持产业链建设的责任链、工作链。

4月28日在湖南长沙拍摄的梦洁家纺智能生产线。新华社发(陈思汗摄)

为了给企业智能化改造提供平台支撑,长沙引导整合资源,支持建立长沙智能制造研究总院、长沙机器人研究院、长沙新材料研究院、长沙工业云平台、中电工业互联网等智能制造公共服务平台,打造以中国(长沙)智能制造峰会为代表的智能制造技术合作交流平台,有效整合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大学、湖南大学以及科研院所等科教资源,实现重点领域前沿技术与关键共性技术集成供给。

2018年,长沙获批创建国家知识产权强市,万人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29.6件,居中部省会城市之首,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达到地区生产总值的2.6%。创新能力持续提升,为长沙高质量发展增强了“内功”。

岳麓山下,拥有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大中专院校20余所,32位“两院”院士,57个国家和省部级重点实验室,在校师生近30万人。长沙市依托丰富的科教资源优势,建设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打造长沙创新发展的动力引擎。

“2018年国家科学技术奖,湖南获奖27项,绝大部分诞生在长沙,这在全国城市中是领先的。但一些诞生在长沙的科技资源、科技成果,有的‘养在深闺人未识’,有的‘墙内开花墙外香’,还没有实现就地转化、产业化。这说明长沙的创新生态完善仍然任重道远。”长沙市负责人坦言,只有形成良好生态、迈过创新这个“坎”,长沙的发展才更可持续。

在“高”和“低”之间,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岳麓山下的树木之中,掩映着一座历史悠久,白墙、飞檐的自卑亭。亭名源于登高山、须自低处的典故。

制度高地、创新高地、开放高地、人才高地……这是长沙市提出的营商环境构想。只有构筑营商环境的“高地”,才能成为降低营商成本的“洼地”。正是秉承这样的理念,近年来长沙制定实施了“优化营商环境三年行动方案”,相继出台“工业30条”、科技创新“1+4”等系列政策。

这是5月15日无人机拍摄的长沙国际工程机械展览会现场。新华社发(陈泽国摄)

2017年下半年以来,长沙推出吸引人才“22条”奖补政策,形成了“1+5+N”的人才政策体系,包括实施高精尖人才领跑工程、紧缺急需人才集聚工程、青年人才筑梦工程、“长沙工匠”铸造工程、国际化人才汇智工程等五大人才工程。

在长沙市2018年认定的首批高层次人才中,国内医药装备行业的领军企业楚天科技公司有6人入选,他们所在岗位分别是董事长、技术总监、焊接师、技工、焊工、技工培训师。楚天科技负责人说,这相当于在薪酬待遇之外,又为企业留住人才添加了一道“保险”。

长沙中联重科环境产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展示一款智能清捡保洁机器人(4月28日摄)。新华社发(陈思汗摄)

为优化营商环境,2018年长沙还推出“千人帮千企百日大行动”,解决企业各类问题3580个,向上争取和兑现惠企政策资金32.5亿元,促成银企意向融资118亿元。在马栏山文创园,落户的企业对园区优惠政策耳熟能详。接受记者采访的很多企业人士认为,长沙的营商环境降低了企业、员工的投资、居住成本,对项目、人才“有很大的吸引力”。

降低营商成本的“洼地”效应,帮助长沙抓住机遇对接沿海产业转移趋势,形成了引资、引智、引才的热潮。2018年年底,一家民办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评价报告》,长沙由上年的第20位上升到第9位,其中软环境指标排名第二。